12月26日,臨泉縣農村信用社正式掛牌為臨泉縣農村商業銀行。在其樓下的宣傳欄里,23名被拘留者的照片已張貼了一個多月。這些人,包括11名臨泉縣信用社信貸員和12名欠貸人。圍觀市民說,張貼照片是為了震懾不還貸的市民。新京報記者 王瑞鋒 攝
圍觀市民說,張貼照片是為了震懾不還貸的市民。
  今年10月底,61歲的安徽臨泉縣農民鄭先國(化名)突然收到村幹部送來的還貸催款通知單。但他2006年就已將貸款本息全清,他對村幹部出示了當年的還款回執單。
  然而村幹部表示,他的名字仍在鎮上下發的不良貸款清單里,“不還款就取消你和老伴的低保。”
  鄭先國的經歷,是當地正進行的一場不良貸款清收行動的剪影。
  今年10月份,安徽臨泉縣政府發佈通告,稱為使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順利改製為農村商業銀行,將在全縣開展不良貸款清收。
  當地成立了不良貸款清收工作領導小組,縣長梁永勤掛帥,紀檢、組織、公檢法等有關負責人參與。縣政府向各鄉鎮、村莊下達催貸任務,完不成任務將被停職免職,學校老師也被髮動起來追貸。拒不還貸的欠貸人將被停發養老金、低保,甚至被拘留。
  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朱孝頂表示,村民與信用社的貸款屬於民事債務糾紛,應該通過法院走民事訴訟途徑解決,而政府利用行政手段干預民事糾紛,包括對欠貸人取消低保、停發養老金相威脅,對欠貸的公務員停薪停職不提拔,都沒有法律依據,超出了政府職權範圍,屬於濫用行政職權。
  【追貸】

  縣長要讓欠貸人成為“過街老鼠”
  臨泉縣迎仙鎮鄭樓村,鄭先國第一次聽說縣裡要清收貸款,是在今年10月村裡貼出的一張宣傳單上。
  這張宣傳單名叫《致廣大欠貸單位(人員)的一封信》,上面說:縣委縣政府正告你們,各拖欠信用聯社貸款人員,務必按時主動歸還貸款,主動歸還2006年以前的不良貸款本息的,除免收罰息外,利息只收20%;主動歸還2007年至2009年的,除免收罰息外,利息只收40%。
  起初鄭先國並不在意。2004年,鄭先國從信用聯社貸款2萬元,在2006年將貸款的本息全部還清。
  但是今年10月底,一名村幹部突然給他送來還貸催款通知單,告訴他“不還款就取消你和老伴的低保”。
  是村幹部,而不是信用社催要貸款,鄭先國還是第一次聽說。鄭樓村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村幹部對新京報記者表示,鎮里下了命令,對催收貸款不力的村幹部,一律免職。
  據臨泉縣政府官網,11月4日,在信用聯社不良貸款清收工作第二次兌現(編者註:總結)會上,縣長梁永勤要求讓欠款人成為“過街老鼠”,以“壯士斷腕、刮骨療毒”的決心挖蛀蟲,以“抓鐵留痕、踏石留印”的態度督促欠款人還款。
  在兌現會上,縣長點名批評了未完成清收工作的部門,“縣安廣網絡公司、鹽業公司,拉了全縣的後腿。”
  對於未償清貸款的公務員,會議要求由縣紀委、組織部、財政局、人社局等部門聯合對其採取“停薪、停職、停崗”和“不提拔、不調動、不評先、不加薪、不晉級”的措施。
  當地公檢法、鄉鎮社區村委等各級部門被動員起來。臨泉縣新城社區一名居民表示,他接到社區主任的催貸電話,“不還貸款就停發養老金。”他趕緊還了錢。
  連臨泉縣的一些學校也接到了催貸任務。臨泉縣阜臨小學一名教師告訴記者,他們按照教育局的要求,勸說欠貸的學生家長還錢,“我們裝作給家長打個電話,手機上留個通話記錄,跟校長說催過就行了。”
  【拘留】

  多名欠貸者未經法院程序被直接拘留
  11月初,鄭先國發現,鎮上催貸的橫幅標語多了起來。打開臨泉電視臺,一些欠貸者被曝光。
  某天,一輛警車停在迎仙鎮鄭樓村村民劉福貴(化名)家門口。車上四五名穿警服的人自稱是臨泉縣法院執行庭的工作人員,要帶劉福貴去法院,聊一聊還貸的事。劉福貴上車後,被直接送進了臨泉縣拘留所,關了15天。
  劉福貴說,2009年左右,本村一村民和信貸員借用他的身份證,辦了一筆46000元的貸款。此後這名村民失聯,也沒人還貸款。
  他在拘留所里打聽到,因不還貸款被關在裡面的人不少,“我的房間就有兩三個。”這一說法得到了迎仙鎮派出所一名警察的證實,但他稱不清楚具體人數。
  11月21日,劉福貴借了5萬元高利貸,還上了欠信用社的貸款。
  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朱孝頂表示,法院執行庭可以根據生效判決,對被執行人進行司法拘留,司法拘留必須由院長簽發。但劉福貴表示,他並沒有被信用社起訴,更沒有判決書。
  瓦店鎮大林村一名村民稱,村裡有兩人因欠貸被公安局和法院約談,“兩人制訂了還款計劃,才被放回。”
  12月23日上午,3名自稱是臨泉縣公安局經偵支隊的警察來到迎仙鎮一家超市,告訴老闆娘秦月,讓她還上欠信用社的貸款,“他們說不還超市就要關門,吊銷執照”,秦月說。
  秦月介紹,2004年,信用社信貸員程繼濤曾勸說她的愛人韋振東拿超市營業執照抵押,辦理了30萬元貸款,“這筆貸款是信用社給別人用的。”
  她出示了當年程繼濤的一份書面說明,稱30萬元貸款分別借給了另外4人使用,“以上幾筆錢由我(程繼濤)催要,與韋振東無關。”
  被警方通知的當天下午,因擔心被拘留,韋振東逃離臨泉,躲到了別的地方。
  【提留】

  鎮幹部稱不是提留款而是“辦公經費”
  臨泉縣銀行系統一名高管表示,集中清理不良貸款,與信用社將升級為農商行有關。
  2012年6月,安徽省政府出台《關於進一步深化農村合作金融機構改革的意見》,要求到2015年全省所有農村信用聯社全部改製為農村商業銀行,2012-2014年期間,省財政對成功改製的高風險農村信用聯社給予1000萬元獎補。
  由臨泉縣政府提供的一份文件顯示,截至今年9月末,該縣農村信用聯社不良貸款餘額為11.04億元。
  臨泉縣農村信用聯社紀委書記袁靜說,此次將追繳30年以來的不良貸款。
  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朱孝頂表示,村民與信用社的貸款,屬於民事債務糾紛,信用社可以通過法院走訴訟程序,“政府通過行政手段干預,屬於濫用職權,沒有法律依據。不清楚信用社與政府之間是否存在利益輸送。”
  據臨泉縣多名鄉鎮、村幹部透露,追繳上來的貸款,鄉鎮要提留35%,村委提留5%。
  對於提留款的說法,迎仙鎮一名副鎮長並不認同,“這是辦公經費,去村民家要錢,開車,吃飯,不都要花錢嗎?”
  但臨泉縣政府和農村信用聯社均對新京報記者否認有提留這一說法。此外,袁靜還否認鄉鎮村幹部有清收任務,“只是負責通知欠貸村民。”
  然而,記者獲取的一份政府文件《臨泉經濟開發區農村信用合作聯社不良貸款清收工作實施方案》顯示,在2014年11月10日前完成清收任務的,對各社區、居委會按照清收任務的2%獎勵,超額部分按5%獎勵;對包片幹部及書記、主任按照清收任務的2%獎勵、清收任務的1%作為工作經費。
  方案還規定,對連續兩次最後一名的幹部停職,對連續三次最後一名的幹部免職處理。
  11月1日,臨泉縣政府官網消息稱,瓦店鎮政府召開兌現會,對完成清收任務的前三名發獎金,對後三名處罰金。
  臨泉縣政府為何動員各級行政、司法部門為農村信用社追貸,政府是否其中有利可圖?截至發稿,該縣縣長梁永勤未回應新京報就此問題的數次電話及短信問詢。
  □新京報記者 王瑞鋒 實習生 尹瑞濤 安徽臨泉報道
(原標題:臨泉全縣動員替信用社追貸款)
編輯:SN146
創作者介紹

被胎

yv98yvvx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